來自美國的“逆行者”
發布日期:2020-03-11 13:36:41 閱讀:84075人

由于中國爆發新冠疫情,春節假期結束后,許多在中國工作的外國人都選擇不再返回中國。

當美國政府宣布將前往中國的旅行警告提升為第四級,當美國航空公司取消直飛中國的航班,我們的外方校長Christopher Moses“逆行”經日本轉機回到中國,籌備學校的線上課程。目前我們的線上課程已經順利開展三周,和他一樣,我們學校的其他外教(除一位有特殊情況稍后會返回外)均已回到上海。

Chris校長前兩天在他的美國博客網站上寫了一篇關于疫情經歷和思考的文章,我們也在這里分享給大家。讀完他的文章,你會感嘆于他對中國的愛,感嘆于他的智慧,感嘆于他的廣闊胸懷和對人類命運的關切。如果你可以讀英文原文,更會感嘆于他的語言表達能力,是很好的英文閱讀素材哦?。ㄓ⒄Z原文在News專欄)

image.png

傳染與控制

 作者:克里斯·摩西


四周前,我回到了上海,這個我生活和工作了近七年的城市。春節假期在國外度假的我時刻關注著武漢, 湖北, 以及之后整個中國大陸的疫情發展狀況。

今年一月初,了解到一些關于這個新病毒的消息后,我就一直密切關注著這個事件。時值學期末,又是感冒和流感高發的季節,作為學校負責人,我們已經增強了對書桌,門把手,宿舍等的清潔。我知道我們在為一些非同尋常的事情做準備,盡管當時我并不清楚具體是什么事情。

不過,我沒有準備好的是看到那么多令人震驚的針對中國的偏見,而且常常是徹底的歧視和偏執。我早已將自己在上海生活的地方視為家,這里有我的朋友和同事,看到針對他們的偏見我深受觸動。不管是“中國人吃蝙蝠”這樣駭人聽聞的故事,聲稱“中國街道到處是糞便”的博客文章,還是“中國政府實驗室陰謀論”,這種“黃種人威脅論”和“東亞病夫論”,都沒有在人們心中激起共情和憐憫,反倒造成了歧視和鄙夷。不久前,許多人還在社交媒體上為澳洲遭受森林大火的考拉流淚感嘆,讓人記憶猶新。不過我現在才知道,它們的可愛比世界上超過七分之一的人口加起來還要有價值。

他們一直在掩蓋事實!中國政府不可信!中國的官方媒體操控著一切!跳動的疫情數字沒有任何意義!他們做得還不夠!他們的反應太極端了!他們掩瞞了什么?

我不是在為中國辯護;在所有事情上我都是一個實用主義者。我所了解的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優勢和劣勢。但是,即使是對一個非常不同的文化和政治制度的最審慎的批評,也已成為激發刻薄譴責的源泉,成為刺激西方關于它國政府分裂和民主轉型幻想的源泉。沒有人想像1988年蘇聯解體時那樣,在慶祝共產主義垮臺時毫無準備。經濟停滯了!要結束了!

所以當我登上飛往東京的航班時,我腦海里也確實閃過一丟丟遲疑—我這是在做什么?但是,毫無疑問,我肯定會回到我的貓的身邊,回到我在上海的工作和生活中來。我一直與中國各地的朋友保持著聯系,也清楚當時的旅行限制,知道許多餐館和商店都關門兒了。不過,美國已經將前往中國的旅行警告提高到了第4級:美國國務院警告,此時我飛往中國將面臨的風險無異于在索馬里首都摩加迪休或敘利亞阿勒頗的機場降落。

 在我出發返回中國前,由于美國航空公司取消了所有的直飛航班,我改航了。在到達東京羽田機場時,一切看起來都還算正常。大多數人都戴著口罩,來自中國的旅客被安排單獨列隊,不過數千人都順利地通關了。在日本入境前,我在沒有疫情感染的國家待了近三周,因此信心十足地來到入境檢察官那里。他查看了我的護照,注意到我的中國居留證和無數中國出入境印章,問到:“你去過湖北嗎?”

我回答“沒有”,就順利通關了;由于時差關系,我非常困倦,決定找個地方休息幾個小時。

在東京一家非常高效的酒店入住之后,我洗了澡,休息了一下,并為日本自動售貨機在深夜能夠提供的豐富食品感到高興,然后我就登上了去上海虹橋機場的短途航班。通常這趟波音777飛機會擠滿商務旅客和回國的度假者,但當時前面的客艙最多只有8人。不過,我還是安坐下來,享受了午餐,看了最后一部電影。

著陸后,檢疫官登上了飛機,查看了每個人的健康聲明。然后,以任何中文理解水平的人都能感受地到的官方權威語調發布了通知,我知道我們要在飛機上等待一會兒了。一直都非常專業的日航乘務長帶著職業微笑走到我旁邊,努力用英語向我解釋說我需要繼續待在座位上,并接受體溫檢測。

不過,二十分鐘后,我順利入境了,度過了返回中國需要面對的最不確定的時刻。坐在回家的出租車上,空曠的街道確實讓我有些擔憂,不過,我當時也在微信上和朋友開玩笑說至少高速免費的時間延長了,幫我省了40塊車費(約合5.5美元)。

此后的四周里,我協助領導了學校在線課程的開展。線上課程的技術平臺選擇和使用是最簡單的部分。我最擔心的是教師的士氣和學生的心理狀態,因為他們已經經歷了數周的居家隔離。

幸運的是,我們學校里的每位成員都身體健康,加上我們教師培訓和線上課程的確定和開展,Zoom在線會議時展現的團結,大家會在一起開玩笑,反思和交流,這種正常的工作和學習節奏再次成為我們生活的中心。還有很多簡單的常規事物,如做計劃,開會,甚至是安排洗衣服都可以很好地緩解焦慮。

我甚至體驗到了一種驕傲的感覺—這是我通常不太會有的感受。我為我們的老師展現出的創新精神和同學們的專注和投入感到無比驕傲,其實他們中還有一些人未返回上海,還分散在中國各地。我為人們的善良感到驕傲,為那些堅守在崗位上的快遞小哥,小商店里的工作人員,以及渴望捐贈物資支援武漢的人們感到驕傲。這種在中國普遍存在的“我們一切都好,暫時的犧牲是為了更美好的將來”的精神氣兒,也讓我感到非常驕傲。

現在疫情的發展出現了反轉。當我在上海最喜歡的餐館又開始營業,當我在網上定的咖啡包也會在幾小時內就送達,當我的中國朋友們開始陸續回到辦公室,我看到其它國家開始在掙扎著與這次病毒疫情搏斗?,F在西雅圖地區的死亡人數(雖然主要發生在易患病人群中)已經超過上海。上海一共有3例死亡病例,但是它的人口數量是西雅圖地區的六倍。

我對美國的擔憂遠超過過去一個月對中國的擔憂。

在中國已有數十萬人進行過新冠病毒檢測,根據最近的報道,在韓國也有數萬人進行過檢測。盡管有明確的證據表明這種病毒的社區傳播勢頭強勁,但在美國進行過病毒檢測的人數僅為500人左右。美國疾病控制中心發出的測試結果中出現的錯誤,白宮發出的不一致的消息,以及美國已經破裂的政治和文化格局,都無法激發人們對于美國應對這場危機的信心。

我苦澀地笑了,帶著對那些刻薄地批判中國腐敗無能的“中國末日論調”的嘲諷。我不喜歡開玩笑說沒有人去嘲笑意大利人,法國人,甚至日本人和韓國人戴口罩。我也不希望看到美國對其它國家實施旅行限制,證明它在這件事情上沒有對哪個國家有偏頗,盡管我認為這樣的限制基本沒有什么效果。

不過,我最擔心的并不是疫情在美國擴散帶來的生理健康危害,而是美國超過四分之一靠周薪過活且沒有良好醫療保障的人口的社會和經濟狀況。他們有的靠開Uber出租車為生,靠在Air B&B上出租自家房間為生,靠在餐飲業打工的小費為生,或者是靠在零售店里打工的小時數為生。當疫情導致企業出行大量減少,并開始滲透到整個經濟體系中,這部分人群將會遭受到最大的打擊。

缺乏基本的社會安全網將會帶來毀滅性的結果。

對股市波動的關注就像是驚訝于社交媒體上常轉的呈現中國大氣污染減少的衛星圖:如此高度的圖像忽視了對個人生活的潛在災難性影響。

世界上沒有哪個中等發達國家有如此旁大比例的人口還生活在基本生活保障的邊緣。

雖說如此,我并不是一個容易恐慌的人。我督促我美國的朋友們為可能到來的擾亂做好準備。我希望美國會有更好更明智的措施來防止病毒傳播;這次危機也終將會過去,我希望在危機中每個人都能團結起來,為最需要幫助的人提供支持。

不過,我希望美國和整個世界可以將我們對新冠疫情的關注,哪怕是很小的一部分,用于關心我們當代最大的危機—氣候危機。這場病毒疫情結束之后我們也將持續生活在氣候危機中。隨著地球不斷變暖而引發的各種災難是沒有辦法通過自我隔離來遏制,或者是通過消毒洗手液來去除的。哪怕是這場病毒所帶來的最嚴重的后果,也根本無法與氣候危機對人類命運的威脅相比。

如果我們在應對更大的危機時還是像在應對新冠疫情時一樣充斥著偏見和民族主義,那么我將比平時更加悲觀。當前,我們計算著病毒確診病例人數和死亡人數,但我更加擔心的是我們賴以生存的地球的健康狀況。我們需要采取及時的,有力度的行動來保護她。否則,我們今天的任何計算都將毫無意義,因為我們所剩的時日已經不多了。


翻譯:普周琦

校對:麻志琴












欧美肥胖老太vidio在线视频_免费观看欧美大片毛片不用播放器_一区二区三区高清视频